公主一人飲酒醉

人生苦短,及時行樂;
飯圈苦短,即時愛他。

【丹邕】當天使下凡(上)


*名字跟正文沒有半毛關係

*私設如山

*一切純屬個人腦洞,請勿上升真人

*很久以前想的故事

--------------------------------------------

晴朗的夜晚,天空上半點雲都沒有,只有一顆月亮高高掛在天上。月光孤獨的撒在地上,獨自照亮著大地,顯得比平常更安靜的城市接近寂靜。

這時,一道聲音傳進了熟睡中的邕聖佑的耳朵裏:「小柚、小柚,醒醒⋯⋯」

躺在雙人床上的男人不耐煩的翻了個身,勉強張開雙眼
,確認眼前之人的身分後,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姜丹尼爾⋯⋯⋯⋯你這小子最近都不回家,一回家就三更半夜的還把我叫起來,敢情你是活的太膩了是不是?!而且我比你大!叫哥!!!」

等到罵聲停下,男人抬起頭,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好嘛~聖佑哥~不要再生氣了啦。」

邕聖佑看到這一幕,本來還要出口的責備的話語被噎在喉頭。該死,這人總是知道自己的弱點在哪。

拉不下面子的邕聖佑只好又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卻殊不知這眼神配上他泛起淺淺紅暈的臉頰,在姜丹尼爾眼裡就跟撒嬌沒兩樣。


嗯,真可愛。

姜丹尼爾突地一下,輕鬆的把邕聖佑給抱了起來。

「呀!!!!!」對自己所處的高度感到很不習慣的邕聖佑大聲叫著:「姜丹尼爾!還不放我下去!」

姜丹尼爾不以為意,繼續大步的向前走。

「喂喂喂你要去哪裡!我說的話沒聽見嗎?!」

終於,男人停下腳步,轉頭對他說了一句話:「不用擔心。」

「蛤蛤蛤你說什麼不用擔心?我為什麼要擔⋯⋯啊啊啊啊啊幹!」

不等邕聖佑把話說完,姜丹尼爾打開窗戶,跳了出去。

邕聖佑絕望的閉上眼睛,準備迎接粉身碎骨的疼痛。

但他等了許久,那一刻還是沒有到來。甚至,他們連動都沒動。

「咦⋯⋯?我⋯為什麼沒摔死?」

「我不是跟你說過不用擔心了嘛。」姜丹尼爾看似無奈的說道。

「不用擔心??我們可是住在20樓耶,你以為⋯⋯⋯
等一下,你你你背後的『那個』是什麼?」

男人笑而不語。

讓邕聖佑忘記罵人的東西似乎就是使他們這兩個接近一米八的大男人能夠停在60米的高空而沒有掉下去的最大功臣——

一雙大翅膀

這雙翅膀就跟童話裏的一模一樣,差不多跟人一般的高度,潔白的羽毛覆蓋在上面。此時正輕輕的拍動著,讓反射的月光照映在姜丹尼爾的臉上,令他添了幾分非人的氣息。

「尼爾⋯⋯?」邕聖佑有些遲疑。

「怎麼了?哥。」丹尼爾又露出了被他人戲稱為姜初丁的笑容。

「啊⋯⋯沒事。」丹尼爾就是丹尼爾嘛,他怎麼可能不是人⋯⋯呢?

「哥今天怪怪的哦」男人溫柔的說「閉上眼睛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哦⋯⋯哦,好喔」


--------------tdc-----------

這次的新坑大家喜歡嗎?這個應該會分成上下出,本來想一次完,但又覺得太長,所以就分成兩次惹。

對了,最後在來說一次:按讚留言然後順手點個關注,就能夠增加我的更文動力囉。

P.S.大家應該都看了碗們的直播了吧!一點突然收到通知,瞬間覺得當個晚睡族真是一大光榮啊!






























评论(3)

热度(14)